Russia

普京修宪公投,前路可铺,壮志可酬?

但其中也存在问题。宪法向爱国主义的过度转变,立即引发了来自亲西方自由派精英的抵制,从而打破了普京所珍视的平衡。自由派迫使普京限制了修正案,软化了措辞,最终使得这些“创新”变得不那么重要。此外,机关部门间权力再分配导致了不同当权派的关系恶化,也展露了几丝普京的天真。原本他只是想稍微促进下部门间的和谐,结果激起了他们新一轮的对抗。因为不同执政派系把宪法改革理解为普京准备卸任,他们把这当作一场权力斗争开始的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