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塔克-卡尔森的采访被认为对西方和俄罗斯都至关重要?

让我们从最简单的部分开始:俄罗斯。在这里,塔克-卡尔森成了俄罗斯社会两极对立者的焦点:意识形态爱国者和西方精英,但他们仍然忠于普京和特别军事行动。对于爱国者来说,塔克-卡尔森只是 "我们中的一员"。他是传统主义者,是右翼保守派,是自由主义的坚定反对者。这就是二十一世纪俄罗斯沙皇使者的模样。

 

德州事件:一场新的内战?

在实用主义的发源地美国,实用主义已经消失了。全球主义者(尤其是拜登政权下的全球主义者)代表了后现代性全球独裁的极端形式,切断了与查尔斯·皮尔斯和威廉·詹姆斯建立的典型美国传统价值观之间的一切联系。实用主义的精髓是建立在对主体和客体规范内容完全漠不关心的基础上的。对于一个真正的实用主义者来说,主体对自身、客体或另一个主体的看法是无关紧要的 — 重要的是一切都在互动中有效地发挥作用。然而,今天的全球主义者与这一思想存在着显著差异,他们与英国实证主义者和法国狂热唯物主义者的立场更为紧密。他们坚持单极主义的残暴,规定谁和什么符合他们的规定,谁又是不被允许存在的。

在前線找到全俄羅斯意識形態

在前線找到全俄羅斯意識形態

在前烏克蘭領土上的戰爭仍然持續,有些人自願、有意識地參與了這場神聖戰爭。在這裡,一種統合性的意識形態已經被廣泛地接受。我們擁有堅定的右派(東正教徒、君主主義者、帝國主義者),其中也有左派(史達林主義者、反全球化的國家共產主義者、集體主義者等)。有極左派和極右派的直接結合民族布爾什維克主義者,也有經濟軸左翼文化軸右翼的歐亞主義者。

国际关系中的现实主义

国际关系中的现实主义

现实主义者认为,人性本身存在着缺陷(霍布斯悲观主义人类观遗产,甚至更深一层的与基督教中关于堕入罪孽的思想相联系,即拉丁语中的lapsus),无法从根本上纠正。这意味着自私、掠夺与暴力是永无休止的。由此可得的结论是,只有在强大国家的帮助下,才有可能对人(按照霍布斯的说法,人对于人如狼)进行约束和整顿。国家是不可避免的,是最高主权的承担者。与此同时,人的残暴和利己主义本性和被映射到了到国家身上,因此民族国家各有其自身利益。而这些利益只有自己的国家才会考虑。

西方既不代表猶太教 更不代表基督教

西方既不代表猶太教 更不代表基督教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敵對行動的升級無疑地使伊斯蘭世界團結起來。西方民主陣營再一次於伊斯蘭世界面前試圖捍衛「猶太教文明」,理由是猶太教與基督教之間的深遠淵源。哈馬斯的激進意識形態也為他們提供了便利的藉口。然而,一個深植於無神論、進步主義、唯物主義和各種變態合法化的社會(一個長期拋棄神學和傳統價值觀的社會)既不能被視為基督教的代表,也不能被視為猶太教。

七極世界

七極世界

在約翰內斯堡舉行的第十五屆金磚國家峰會是歷史性的重大事件。即使俄羅斯總統普丁(金磚的創始人)未參與其中,這仍然是現代歷史的一個重大轉折點。我們應該反覆強調這些正在發生的地緣政治變動以及它所帶來的意義。

頁面